没有凤凰卫视的世界

发布时间:2019-08-11编辑:admin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作为一名从小生长在南京的85后,在我10岁出头的年纪里,寒暑假时我最爱到表哥家里寄宿。在他家中我也看到了一个神奇的电视台——星空卫视电影台(Star Movies),在这里可以看到各种香港和好莱坞的电影。要知道在那个看片需要从录像馆租带的年代,这就像把一个爱吃糖的孩子丢到了巧克力工厂。

  星空卫视旗下还有另一个王牌频道——卫视中文台。其在1996年被一拆为二,由此而新诞生了“凤凰卫视”,这也是第一家在中国合法广播的海外电视台。

  在我工作之后,那些仍有幸在家中吃早饭的时光里,我经常打开电视,一边听着凤凰早班车,一边吃着包子油条就着粥,把这一切当成我每日的营养早餐。

  周末的时间,我若是宅在家中又闲得无事,偶尔也会打开凤凰卫视中文台或资讯台作为背景音乐。我努力回忆却完全想不起来当时手头上还在干着啥,我想或许我会用最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吧。

  当然,凤凰卫视与Star Movies的关系我是后来才知道的。而那些日复一日的美好时光已经也一去不复返。

  2019年7月25日早间,凤凰卫视(02008-HK)发布今年上半年业绩盈警,预计期内经营亏损超4亿港元,这是自其2008年转至联交所主板以来的最糟糕表现。而且在此之前的2014至2018财年,凤凰卫视经营溢利的增长率已经连续五年为负。

  值得注意的是,自2016年开始,凤凰卫视的经营溢利与归母净利润已经出现了“剪刀差”,并且在2017年和2018年两者的差距进一步扩大。就目前公布的中期盈警来看,2019财年“剪刀差”的开口或将继续扩大。

  据凤凰卫视财报披露,早自2014年,集团旗下非全资控股公司凤凰新媒体(NYSE:FENG)投资Particle B系列优先股,2017年又追投4.97亿港元的Particle C系列优先股。期间,凤凰新媒体多次向Particle提供附有换股权的贷款,并通过行使换股权进一步加大了对Particle的投资。

  截止2018年末,投资Particle优先股的公平值已大幅攀升至22.36亿港元,这意味着综合收益表中约有8.03亿港元的收益。

  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6年起,凤凰卫视的非经常项目损益来陡增,并在2018财年同比再度大增172.9%至8.05亿港元。

  一方面投资Particle的账面上的收益对集团的整体业绩影响越加明显,另一方面传统主营业务利润却在逐年下滑,这令成立了23年的,并在华人圈有着辉煌历史的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有了迫切的转型动机。

  2018年3月7日,凤凰卫视控股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凤凰卫视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随着公司更名而来的还有三年战略转型升级发展目标。该目标称将依托凤凰卫视品牌力与专业精神,打造以内容运营为核心,跨界融合发展的、国际领先的高科技全媒体集团。2018年是该战略实施的第一年,在“有所创新、有所侧重、有所融合、有所取舍”的原则下,推动各业务板块协同发展,并结合业务实际合理管控营业成本。

  虽说是要“合理管控营业成本”,但是在三年战略的开局年,凤凰卫视似乎是舍得下本了。经营成本同比增长了7.8%至41.3亿港元,高于同期收入增长速度5.1个百分点。同时,这也是该集团在2008年转板联交所主板后首次经营成本超过收入。

  在凤凰卫视2018年财报中,该集团称经营成本增加主要由于集团战略升级所需投入增加。

  分业务上来看,在网络媒体快速发展,传统电视行业式微的大趋势下,2015年凤凰卫视的电视广播收入大幅缩水,并且首次被互联网媒体收入超过。之后电视广播收入下降趋势依旧,但是整体下降速度放缓。与此同时,互联网媒体收入在2017年止住下滑趋势,并录得6.7%同比增长,2018年表现则相对稳定。值得注意到的是在户外媒体的收入上却是逐年增长的。

  按收入的性质分类观察与上图表现类似。而在子项“流动、视频及无线增值服务收入”、“收视费收入”“杂志广告或订阅发行”中亦在逐年递减未见改善。

  可以预料到的,互联网转型都是其重点方向,这正如同所有传统媒体转型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凤凰卫视拥有的“凤凰卫视”的品牌效应乃是发展根基。“客观的评论节目”、“准确的即时新闻”“以及全球政治及经济发展的资讯”以此为导向输出的内容无论是在电视媒体或是新媒体上都更有价值,也更能凸显凤凰比大多国内媒体做得更好的新闻专业性。

  分地区来看,凤凰卫视自创立至今皆在强调其服务全球华人的属性,但是从其近年的分地区收入情况来看,公司的收入仍是绝对依赖于中国大陆地区。在2017和2018年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收入皆出现反弹迹象,香港地区收入增长速度尤其迅猛。不过,在其他地区收入却仍然保持着多年的下滑态势。神算子论坛六肖 dasdbz.top

  可见凤凰卫视即使有战略上的挑战,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或仍将是其重点发展区域。这点从公司今年的非流动资产变化上也可以得到一定的印证。

  我们正身处AI对各行各业加速渗透的大时代。AI新闻书写、自动内容分发已经成了行业标配。可是优质的新闻仍然是行业的稀缺品,这需要专业的新闻人去核实、去挖掘、去多方面联系起来再向公众输出。在凤凰卫视2018年财报中用了14页的篇幅去介绍了该公司的主持人。公司的主持人中有不少是在凤凰的黄金岁月从央属媒体跳槽过来,就一直扎根于此。对于一家新闻媒体来说,无论任何时代,专业的传统,专业的新闻人才是一家媒体的核心资产。

  或许传统电视行业下滑的历史趋势是不可逆的,凤凰卫视的电视节目而也将难逃行业退潮。但是继续坚守新闻专业性的凤凰,在全媒体融合发展的大潮下,或许会在别处开花结果。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